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热门搜索:
欢迎您,项茜乔 的忠实网友, ,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。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南汇水蜜桃【风景线】李慧改散文:静听花开-东风热线

南汇水蜜桃【风景线】李慧改散文:静听花开-东风热线

作者:admin | 分类:全部文章 | 超过 196 人围观
【风景线】李慧改散文:静听花开-东风热线

1
每一朵花的前世,都有着一个美丽的传说。那个古希腊美少年那斯索斯,无论多么美丽的女神他都熟视无睹,他只爱自己水中的倒影,直到有一天,身躯和灵魂幻化为一朵水仙花。这个充满忧伤的故事,让人难以释怀。
在一个街头转角,与水仙花相遇。
卖花的是个大妈,她本来是摆摊出售各种小鱼、小乌龟等一些小东西,唯有春节前夕时,她会搭售水仙花球。而我也不去大花店,只到她的摊前,看一会儿小鱼,然后挑选三两颗水仙花球。
那些水仙花球,或者说花茎,就是水仙花种子,被褐色的皮膜包裹着,像大洋葱一样。我握着拳头跟它比,有的比我拳头还大。
大妈身旁摆着一筐子水仙花球,挨着筐子的是几个椭圆形的瓷钵子,钵子里有浅浅的水,里面长着水仙花:雪白的球径,翠绿的叶子,而小小的花苞躲在叶子中间,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空中蛇灾。我认真地看着水仙花,忘却了周边的喧闹。
大妈告诉我,挑选水仙花种子要个大,捏起来球茎不软就是好的。还说,养水仙的水不能浑浊,要勤换清水。我一边按大妈说的小窍门挑选,一边和她聊天。在聊天中得知,大妈的老伴前年去世了,孩子各自有家,她一个人不想依靠子女,就摆个小摊打发日子又挣个小钱。我由衷的夸奖她,也担心一个人总是孤独,劝她找个老伴也好。大妈摆着手说:有小鱼、小花陪着,挺好的。
回到家中,泡上一杯柠檬茶,让音乐缓缓流淌双奇胶囊,找出来上年收藏起的白瓷蓝花钵子,仔细清洗干净,把三颗水仙花球小心摆放在清水瓷钵子里。阳光透过窗棂叶赫那拉公主,满室生辉。

水仙 摄影:小雅
2
有一种花儿,不艳丽,也无馥郁的香气。却被人所知和喜欢。
它属于民间,常住在农家小院。游子思念故乡,它是寄托情怀的意象。童年记忆里,它是世上最可爱的花朵。
它学名叫凤仙花。还有一个小名叫指甲花。
指甲花易呗背单词,一个并不动听的名字,我却感觉亲切。因为,在童年的记忆底片上,它是一抹最缤纷的花色。
记不清童年时家里院子有多大,但记得院子里除了枣树、石榴树、香椿树等高大的树木外,在靠墙的一面土地上还种有一些花儿,我知道名字的有月季、蜀葵、夜来香和指甲花。月季和蜀葵花朵又大又好看,夜来香夜里就芳香四溢,只有指甲花那么普通不招人眼。
母亲说,等指甲花开花了,给你们染红指甲,好看着那!我伸出细细白白的小手,想着要是染上红指甲一定更好看。于是小小的心就盼望着指甲花快开花呀快开花呀驾校达人!
突然有一天,跑到院子里,发现一丛丛指甲花开得灿若云霞。
姐姐带我采了一大捧鲜红的花瓣,母亲从地里摘了几片麻叶,又找来一块明矾,一起把指甲花和明矾捣碎。晚上临睡前,一撮撮的放在指甲上,用麻叶包好,再用白棉线缠好系好3k中文网。当夜小心睡觉,生怕碰掉了。待第二天早上一醒,就满怀期待和紧张的心情,拆开棉线和麻叶,红红的指甲就露出来了。那个激动,那个快乐哟,蹦蹦跳跳的找小伙伴比谁的红指甲好看。那时,几乎家家小女孩子都染红指甲雌雄僵尸。
如今,也会看到指甲花,但已经很少有人用指甲花染红指甲了。因为指甲油有很多艳丽的颜色,虽然含有有害成分,却足以让纤纤十指增色不少南汇水蜜桃。
但我还是喜欢指甲花。有一次真的又和母亲、姐姐一起用指甲花染指甲,醒来方知是梦。


3
她对语音很敏感。念一个字的时候,常会对某个字体验它的口型变化。有一个词,叫“堇年”,意思是美好的一年。她喜欢堇这个字,因为读它的时候,嘴唇上翘,露出白牙,那是微笑的表情。
是的,想起一个人的时候,便会不由自主的微笑。记忆里,有他,送过她一盆三色堇。
那紫蓝的花朵,花瓣根部是深紫色,在深紫色的边缘有淡淡的白色向前延伸,然后又和紫蓝自然而然的融合,花蕊则是明丽的鹅黄,藏在花瓣中心。整个花朵,像一朵翩翩欲飞蝴蝶,落在绿丛上。近前,读到花盆上“梅开涧上春风暖”几个字,再一旋转花盆,恰是一枝梅花俏争春。更别致的是,这个花盆有三条细细的链子汇总一起,被吊挂起来,在风中摇摇荡荡。街头上那么多匆忙的人群,大都忽略了它的存在,就像彼此擦肩而过一样,注定前世无缘,今生也不会相爱。
他们一同走在街上。在花店门口停住了脚步爱情小镇。“这是蝴蝶花吗?”她问花主。“呵,这是三色堇,别名也叫蝴蝶花哦,还有一个别名叫猫儿脸。”,店主是个女子,三十多岁的样子,很客气的回答。她蹲下看了又看,用手轻轻的抚摸花瓣。微笑着点头告别。张煜枫走了几步,回头一看,他捧着她刚才爱不释手的那盆三色堇追上来。
三色堇养了几年天基权,有几天外出忘了浇水,就枯萎了,她难过了许久。
在任何一个地方,遇见三色堇,她总会想起他的容貌和笑起来的样子。

三色堇

4
它是一棵树,一棵开花的树。
夏天开始的时候,它开出许多小花,像鹅黄、细碎的雪花一样,一簇簇聚集在枝头。花落后,变成一嘟噜一嘟噜的小果子,先时小若米粒,再状如绿豆。经历一个夏天的旅行,在秋天蜕变成暗红色,它完成了生命的交响。
这棵花椒树赛因诗婷,是婆婆在外面菜场买回的。刚来的时候,跟一棵栀子花大小差不多。大家商量,阳台太小,花椒树要长大,它需要一个大环境。于是,楼顶平台就成了花椒树的广阔天地。
花椒树在第几年开花结果的,已经记不清了。只记得有一天,婆婆说,花椒树结籽了。我高兴的拎着水壶和婆婆一起到楼顶,那棵小花椒树不知不觉长大了,又不知不觉在枝头挂上小果子了。我凑近小果子吸着鼻子,没有花椒的浓香味呀?我问道。婆婆告诉我,这才刚结果,香味还没散发出来,你闻闻叶子,叶子是香的那。我摘一片叶子放在鼻子前,果真有浓郁的香气袭来。
婆婆说,等花椒完全成熟,果子会开裂,会落地上,香气也散失一些。所以八九分熟摘下最好呜咪123。把摘下的半青不红的花椒泡了花椒油,做菜时放一点,味道确实无比鲜美。
如今徕卡s2,婆婆已经是八十岁的人了,可她还是跟花椒树一样“麻辣”:穿衣干净清爽,每天坚持买菜、做饭,下午去老年活动室打打牌。把自己活成了一棵树!
每一种植物
都有独特的语言
用心去感悟自然
会收获很多

【作者简介】

李慧改,笔名小雅。十堰市作协理事。喜欢读书、旅行、朗诵、看电影等。对自然的、本真的风物怀有好奇心。九十年代末开始文学创作,先后在《东风汽车报》《武当文学》《东风文艺》《十堰作家》《宁波晚报》《京江晚报》《未央文学》《东昌月刊》《淮安文艺》《小说界》《青海湖》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数篇。获得市级文学类奖项若干柴云清。以一颗平常心,做好人生事,相信努力一切皆有可能。
本期策划︱黄承林 本期责编︱李慧改 文中插图︱网 络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